菲律宾申博sunbet
首页 都市新闻 名人观点 商业资讯 主题活动

中国时报社论杜绝冤狱 从头贯彻科学办案

发表于2019-12-03
中国时报7 日社论摘要如下:

 缠讼廿一年的苏建和案,终于定谳了;而空军士兵江国庆因冤狱致死案,家属控告前空军总司令陈肇敏等人渎职,北检两度以不起诉处分,江母昨日前往北检,提出再议声请,后续发展值得关切。 

 苏案在司法程序中历程曲折,影响深远。苏建和、庄林勋、刘秉郎三人曾被疑为汐止吴铭汉夫妻命案的凶手。在现场留有指纹的凶手王文孝遭军法判决确定执行死刑之后,检方继续指控三人为共犯,先是三度遭到最高法院判决死刑确定,三度由法务部长马英九支持检察总长陈涵提起非常上诉,虽三次均遭驳回,却终于得到再审的机会。 

 嗣后则经高等法院以现场无三人之任何迹证、证据不足,三度宣判三人无罪。因为有了《速审法》,第三次判决无罪,检方不得复为上诉,终告无罪定谳。 

 廿一年的缠讼,三名被告都已步入中年;被害人家属也随之翻腾,无法平静。我们已不记得为了此案写下多少次的观察评析;今天该要回顾一下,台湾可从此案中得到什幺宝贵的司法经验与教训。 

 本案苦主吴铭汉夫妇被害情状悲惨,除了王文孝确定涉案业已伏法之外,最大的疑问就是本案有无共犯,以及苏建和等三人是否为其共犯。然而下手凶残与是否有共犯,以及谁是共犯,未必有关係。警方一开始只从凶手劫财杀人、下手凶残、被害者身上共有近八十处刀痕,推断凶手不只一人,再以刑求的方式取得共同嫌疑人先后矛盾的自白,据之认定苏建和等三人就是王文孝的共犯。 

 早期法院也未能警觉,检警认定苏等三人为凶案共犯,不但被告彼此的自白存有重大歧异,而且均无毛髮与指纹遗留现场。检方指控强姦,警方却连证据採样也无,法院甚至不问有无刑求,即凭着证据力极其薄弱的共犯自白,判处三人死刑。若是以为这样的判决就可以代表正义,那幺台湾的司法正义也未免过于粗糙而且廉价了! 

 即使在本案判决无罪确定之后,媒体上犹闻有人问道:「谁能说他们三人不是真凶?」然而,问题就出在法院判决谁是凶手时,应该问什幺问题。如果只是凭着无人敢说他们不是真凶就说他们是真凶,那幺世上还有成千上万的张三李四,也是无人敢说他们不是真凶,谁又可以因此就被法院指为真凶呢?无辜不需要证明,有罪才需要证明,而且须要指控者提出无可置疑的证明!本案为何至今都只能凭着猜测臆说有无共犯,谁是共犯呢? 

 苏建和三人被判无罪之后,如果还是怀疑真凶没有伏法,那幺最该负责的就是当初侦办此案的检警人员,完全没有尽到蒐集并保留现场证据的责任。正是因为蒐证不够严谨确实、纯凭推论与刑求办案,才会破坏了现场,灭失了证据。毕竟「本案除了王文孝,还有共犯」这个说法,原本只是个推论。廿一年前的警方只做推论,不做蒐证,就是今天没有能力认定三人有罪的原因,也是今天连有无共犯也无法确知、遑论知道共犯是谁的原因。 

 高等法院在近次的裁判书中,业已认定警方当年确有刑求,也认定李昌钰的鉴定报告符合科学法则,足以推翻先前纯属臆测的推论,正是无罪判决确定的关键。 

 刑求可恶之处,不仅在于违反人权,而且在于不科学;「捶楚之下,何求不得」?其结果是办案人员报功叙奖,但却无法证明所控的凶手真是凶手,不但殃及无辜,而且无法对被害人的家属以及被冤枉者的家属交代。 

 苏建和案与江国庆案都是种因于侦查犯罪蒐证的重大失误,而这样的例子或许仍然还有,如民间司法改革团体积极关注的郑性泽案,也值得注意。此次苏案是因为《速审法》要求三次判决无罪检方不得上诉而告定谳。其实开头蒐证不足,后面再多的审级也难以弥补证据的欠缺。 

 江国庆案与苏建和案提供的教训是,刑求不是正义,粗糙的正义不是正义,只会灼烧司法的公信力。要避免错误一再发生,司法必须面对错误,扬弃陈旧落伍的办案观念,用严谨的科学方法蒐证,用证据而不用臆测推论破案。与其任由检方事后一再上诉为无尽的程序拖延,最好的方法就是由审判者用无罪判决要求检警依法蒐证办案,才能正确找到真凶,还给被害者家属以及全体社会真正的正义与公道!
上一篇: 下一篇:

大家正在看